摘要:


读9月号摄影杂志,见一篇采访台湾摄影师游本宽的访谈。在开始的介绍上,见访问者对游本宽的溢美之词,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游本宽在台湾的摄影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
这样的溢辞看起来似乎不显山不露水,但是细琢摩却让人不寒而栗。想起二十多年来大陆对阮义忠先生的过溢之辞,不但对大陆读者和摄影生态起到的混乱作用,也对阮先生自身的伤害不轻。阮先生本来在摄影上兢兢业业,但近年这些口水官司却让他自己的辛劳大打折扣。随着两岸资讯越来越深入和宽广,许多过溢之辞就越发显得可笑了。
本来大陆对游本宽先生毫不知晓。2009年丽水请我做一个摄影文化论坛,我想不如请两岸三地的摄影届人士一起谈谈华人的摄影文化,于是我给台湾政大的郭力昕先生写信,请他作为台湾方面的代表,也请他代邀几位同仁一起来。郭力昕因学校课程安排无法成行,于是代我邀请游本宽、张美凌几个人来丽水。在论坛上,几位台湾朋友做了发言。说实话,我不认为很好,远逊于我的期待。对游本宽的印象是有些木讷,话不多。他也放了一些作品,印象平平。事后,看一些浙江朋友围着他们,后来则见游本宽经常在浙江举办工作坊之类的消息。
今见杂志上这样的溢辞,有些诧异。于是写信问台湾方面的朋友,游先生是否如杂志上所称,在台湾摄影上有“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对方也是无言以对,只是对“兩岸至今仍有這種文化語境上的時差,實在無可奈何”。
由此感慨,希望我们现在许多乐于在媒体上发表写作的朋友们,发言尽可能的慎重,千万不要信口开河。因为之前阮先生的教训就是明鉴了。另外,也劝读者们在看访谈类的文章上也要万分警惕。现在访谈类文章铺天盖地,而且成书成“著”。但是这种“文体”是最不具备含金量的,因为访问者设计几个谁都想得出来的问题抛出,然后就尽由着被访者随意说了。严肃者会斟词酌句,尽量靠近真实和历史,虚荣者,就基本属于借着杆儿爬了。可怜的是那些懵懂不堪的后生们,以为黑纸白字的书籍字字如金,句句真实,写起作业和论文时虔诚引用,于是不真实的历史就这样慢慢成“真”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