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看了这篇“推荐”和跟帖,提点意见。

同意陈冰的意见。抛开郑幼幼的所谓广告问题,郑幼幼的阅读框架提法应该商榷。郑幼幼所推荐的这些书目(大部分)若成为一个框架,那还是多少年形成的那种以“大师”为主线的摄影文化框架。这样的框架在今天的艺术史和摄影史的叙事中是早已被反思甚至批判的了。

照片(影像)只是在不同历史时刻凝固的历史话语的一个表征,解读照片的根本方法是从照片出发,利用照片形成的相关各种理论知识来解读,并逆向性地找出影像结果形成的原因,才是正确的方法。而那些抽去了历史语境的“大师”事迹,以及“大师们”为了表演而似是而非的自我解读,无疑是对不爱动脑的摄影爱好者的误导,所以历史上很多这样的书籍不如说是毒药。中国摄影长期的落后,跟一直服用这些毒药有关。

以往的艺术史和摄影史是一个漫长历史逐渐形成的话语结果,有着自身历史的形成逻辑。早期的艺术史和摄影史因为缺少相关逐渐发展的各种人文社科知识的渗透,会受到手艺历史观和意识的禁锢,所以它是一个较为封闭的“本体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这种历史的叙事是一种基本的常态性的范式。但是也是在之前的一段时期,随着人文社会科学日益深化,新型的历史研究和叙事开始兴起,包括纽霍尔的摄影史就开始看到摄影这个媒介与传统艺术本质上的不同,展开了从大文化角度看摄影的先河。但是纽霍尔时期,社会科学还没有获得全面的进化,所以在今天看来也就显得“单纯”了一点。在他其后的摄影史书籍,则越来越完整和丰富。这是请大家应该注意的。

从今天的角度看,若想真正理解摄影这个媒体的文化意义,建议大家还是少看“大师”事迹、“大师”访谈,甚至摄影家访谈一类书。不是说绝对不能看,而是看时应该带着一个防范的眼睛,要有独立判断意识,千万不可人云亦云。所以这类书目,应该属于参考类书籍,而不是必须进入“框架”的必读书籍。这是有本质性区别的。

再有一点,中国读者的坏毛病是一见外国舶来的就全部是真理,以为都是圣经。这肯定是有问题的。怎么办呢?首先,区别一下引进的外版书属于什么层面的书,是真正专业学术性的呢?还是一些国家出版社面对一般摄影爱好者的普及甚至是完全是为了赚钱忽悠人的大众读物。西方很多书都是商业性的一般大众读物,如果你鉴别不出来,把大众业余当专业,那你就不会从阅读中获得真正的进步,而且会言谈贻笑大方。话说回来,业余的普及的读物都不能读吗?不是,有的又非常棒,比如《纽约摄影学院教材》就是一个以极其浅显的话语能够说出大道理的好书。

再者,区别一下书籍出版的年代。一定要看新出的书,因为新书往往思想观点新,新的著述者是站在前人的肩上的,看得更高。从这点上说,国内引进的许多书是完全不讲这点的,像那本关于萨考夫斯基的,我在微博上说请大家要有判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老书不是不能引进,但要有新解读,而且主要读者对象是那些对摄影文化史有兴趣的读者和院校教师,未必适合一般读者读。这些出版者本来应该都是说清楚的,但是出版毕竟是商业,以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为目的,所以一般的出版商在介绍和标榜自己的出版时聪明的读者是需要画问号的。为什么以前三联书店成为中国出版的学术品牌,就是因为他们很长时间坚持学术色彩,但是现在因为市场的挤压,这个品牌也有些黯淡了。

这些年出版的摄影书着实不少,有的其实很不错,但都没有得到有效的推广。像前些年吉林出版社出版的《美国摄影教程》和人民邮电出版社的《美国新闻摄影教程》等都是非常好的书。早期中国摄影出版社的《纽约ICP摄影词典》更是好书。当然今天《世界摄影史》的引进解决了更大的问题,其前该社的《摄影圣典》也是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书。这些书都是扎实的历史事实介绍,能够站在大文化和真正学术的角度谈摄影,比那些只站在摄影上谈摄影的书要有益得多。最可怕的就是那些把摄影单纯谈成艺术的书和专业与业余之间谈不清楚的那种书,害中国摄影人长期走歪路跟不上“国际形势”的就是这类书。

今天我们应该大力提倡先读历史,然后理论。对于那些摄影师的事迹和作品图册,要一直当成辅助性的了解历史语境的参考读物,才是“框架”的正道。

本跟帖也发在我的博客上。
(做了修订)
评论区
最新评论